北京高鹰生殖中心

代孕案例 主页 > 代孕案例 >
明知35岁遭遇怀孕难 女强人仍为事业推迟生育
来源:http://www.qiusuodoor.cn  日期:2019-04-15

  后悔为事业推迟生育

  市民杨欣(化名)今年35岁,她曾因月薪20万的收入而自豪。为了事业,她一直没要孩子,现在不得不为“欠债”埋单。

  13年前,杨欣毕业后到一家外企工作。凭借出众的能力和亲和力,她很快受到老板的赏识。本打算参加工作一年后便生代孕宝宝的她,无限期推迟了生育计划。

  在当时看来,杨欣的选择是明智的。工作7年后,她成为这家外企的山东区负责人,而与她同时进入公司的女同事,多数因为生育,还是普通的办事员。

  眼看自己年近30岁,再加上公公、婆婆的催促,杨欣开始考虑生育。

  她很快代孕了。在胎儿两个月大时,她接到公司的通知,准备派她出国学习半年。回国后,她将负责整个华东区的工作,年薪也将涨至13万元。但前提是,她必须放弃胎儿,立刻出国。

  杨欣至今也无法理解,她当时为何狠心地做了流产手术。其实,她的理由也非常简单,就是为了能给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

  两年前,杨欣再次准备代孕,可一年过后,她的肚子没有一点动静。

  此后的一年中,杨欣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寻求生育秘方。医生的检查结果非常一致:杨欣结婚时间较长,有多种妇科疾病,加之有人工流产史,出现继发性不孕症。如果想要孩子,只能做试管婴儿。

  与此同时,杨欣的丈夫由于年龄较大,精子活动率大大降低,不具备做试管婴儿的条件。此后,杨欣和丈夫都辞去了工作,在家“专职”生育。至今,生育的渴望仍未能实现。“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地为了孩子放弃事业,但说什么也晚了。”杨欣说。

  孩子让位本子、位子

  在生育之前,学历与职业已成为现代女性必须首先考虑的两个问题。

  去年研究生毕业的市民李女士说,很多研究生毕业时已超过25岁。找到工作并结婚之后,最早的生育年龄也在27岁左右。而稍有延误,就超过了30岁。

  虽然已经26岁了,李女士两年内仍没有代孕计划。

  去年年初,山东人才网推出了“影响女大学生求职的因素”的调查,1400多名女大学生参与调查。结果显示,单位在结婚、生育方面的限制,已成为女大学生最大的求职门槛。

  即便顺利参加工作,不少单位对女大学生都有生育时间的限制,其中大都要求上岗后两三年内不准生孩子。

  如今,单位女员工排队生育已不是秘密,只是在劳动合同与单位制度中没有明确列出。

  生存压力面前,孩子只好让位于“本子”和“位子”。不少女性在努力解决学历和职业问题的同时,生育被“自然”地搁置了。

  生育先想房子、车子

  学历和工作的问题解决了,现代女性又会遇到一个问题——— 钱。近年来,抚养孩子的成本不断增加,有些女性笑言“生不起”。

  市民何小姐结婚4年了,与丈夫已近而立之年,却一直没要孩子。何小姐说,结婚4年来,她和丈夫通过奋斗,买了房子和汽车,都是贷款买的。如今,虽然每月家庭收入8000元左右,但每月还贷款就需要4000元。加上吃饭、养车等开支,每月收支基本平衡。“我有一位朋友,去年生了个女儿。每月抚养孩子要花2000元左右。我们根本不敢要孩子。”何小姐说,当初贷款买房、买车,也是希望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环境。等到这些条件具备了,却没钱养孩子了。这种不合理的生活方式,在现代人中并不少见。

  日前,凤凰网一项1万多名80后网友参与的调查显示,超四成80后正在做“孩奴”,并且同意“养孩子比供房还贵,养个孩子就是‘孩奴’”的观点。

  很多家长把养孩子的投入称为“无底洞”,从孩子出生到6岁,奶粉、早教、医疗、衣服、保险等,都是不小的开支,算下来,很多人都花费了五六万元.

  样本分析

  30岁以上产妇占25%以上

  随着社会变革和社会发展节奏的加快,女性生育期普遍延后的现象日趋突出。几天前,在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提出《强化女性育龄期国家责任,鼓励黄金育龄期正常生育》提案。目前,该提案已转交至国家相关部委。

  张晓梅告诉记者,根据女性生理特点,结合中国国情,女性的黄金生育年龄在25岁-29岁。35岁以上第一次妊娠即为高龄产妇。

  中国高龄产妇的比例正在持续增长。上世纪90年代,中国35岁以上高龄产妇仅为2%;2006年这一比例翻了一番。如今,北京、、深圳等城市已高达15%以上。

  近日,记者在济南市妇幼保健院随机调查了40名进行孕期定期检查的产妇。结果显示,40位受访者的平均生育年龄为27.1岁。其中,生育年龄在25岁(含)以下的占27.5%;26岁至29岁(含)的占50%,30岁及以上的占22.5%。

  30岁以上生育的女性约占产妇总数的四分之一,这与千佛山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季相兰的感觉不谋而合。

  有39年妇产专业经验的季相兰说,她刚参加工作时,大部分产妇的年龄在22岁左右。如今,平均年龄推迟至27岁。不到40年的时间里,济南女性的生育年龄推后了约5岁。“现在,在100位产妇中,有一个是22岁的就算稀罕了。”季相兰说,近年来,剖宫产、不孕不育的几率升高,与女性生育年龄推后也有一定联系。

  季相兰认为,中国女性最佳生育年龄应该在25岁-29岁之间。该年龄段的女性骨盆韧带的弹性高,卵巢、卵泡发育理想,身体各方面的情况都更适合生育。

  昨天,记者在省立医院产科病房调取了2005年2月和今年2月的产妇就诊记录,并分别随机从中选出100名首次生产的产妇。经统计,前者的平均年龄为27岁,后者平均年龄约27.9岁。也就是说,6年来,女性头胎生育年龄推迟了一岁。

  2005年2月的统计结果显示,30岁以上的产妇占24%,35岁以上的产妇占2%。而今年2月的数据显示,30岁以上的产妇占28%,35岁以上的产妇占4%。高龄产妇中,以高学历和白领女性居多。

  社会影响

  推迟生育将引发连锁反应

  高龄产妇,是妊娠并发症的高危人群,母子健康都存在潜在威胁。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卫生报告显示,产妇高龄化和高危妊娠增多是威胁母婴健康的直接原因。随着年龄的增大,女性的生育能力不断下降,在代孕和生产过程中所承担的风险也增大。

  省立医院产科主任医师左长婷说,女性生育年龄超过30岁,出现妊娠并发症的可能性也越高,比如妊娠期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肾脏病等。胎儿致畸率也会随之增高。另外,产妇出现难产大出血和产后妇科病的几率也会增加。

  左长婷说,出现不孕不育的女性,多数有流产经历。而主动推迟生育年龄的女性,不少也有流产经历。在一定程度上,女性主动流产增加了不孕不育的风险。

  不孕不育很可能毁掉一个家庭,而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事情。

  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说,选择延迟育龄的人群,多集中在城市精英骨干群体中,这个群体也是三高人群:高学历、高收入、高社会影响力,是城市主流人群。这类人群不但出现了延迟育龄,甚至出现主动选择不育的现象。高素质主流人群推迟或放弃孕育下一代,无疑影响到国家未来、人口质量、社会福利、民族发展等,将产生一系列严重的后续问题。

  解决之道

  生育保险护航“适龄生育”

  在《强化女性育龄期国家责任,鼓励黄金育龄期正常生育》的提案中,张晓梅列举了现行生育保险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鼓励女性黄金育龄期正常生育的具体建议。

  张晓梅认为,目前很多企业不重视生育保险。女职工的自我保护意识也不强。生育保险与医疗保险间的衔接也存在问题。中国生育费用无需个人负担,医疗费用需要个人部分负担,生育医护与普通医疗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为避免生育医护费用膨胀,目前采用的定额支付的办法,会使一些真正遭遇难产危险而需要医护的女性,无法享受充足的生育保险金额,达不到切实的保障。

  改变生育期推后的现状,相关政府部门要主动承担责任。首先进一步完善生育保险制度,并视为长期实施的一项重要任务。继续深化生育保险制度改革,使生育保险从企业保险走向社会保险。加强生育保险的有效监督。

  在现有相关社会保障的保障基础上,建立国家黄金育龄妇女奖励制度,在以计划生育为基本国策的政策基础上,对25岁-35岁育龄期的、符明知35岁遭遇怀孕难 女强人仍为事业推迟生育合国家婚姻法和计划生育法的育龄妇女,国家予以一次性孕育奖励。

  对于高知、高学历的育龄夫妇,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基础上,给予一次性特别奖励。

  在25-35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生育的女性,建立三年保障制度,每月发放基础育儿补贴。

  建立育龄妇女职场回归社保体系,有原单位的,协助原单位回归;因种种原因流入社会的,在社保体系协助接受单位,帮助职业回归。鼓励和保障育后女性回归职场、回归社会。

  他山之石

  国外典型的生育保险制度

  美国:美国女性一般都购买医疗保险(其中包括生育保险)。代孕后,她们会收到一份由保险公司提供的所在地详尽的妇产科医生及医院目录名单。

  英国:新生婴儿可获得250英镑的首笔津贴,低收入家庭的新生婴儿则可得到500英镑。

  法国:女性拥有至少16周强制性带薪产假,并且其工作必须得到安全保证;不管是自己生或是领养小孩,都有3万法郎的奖励生育津贴;小孩三岁前,每个月可再领取津贴;妇女可留职休假3年专职带小孩,享有职业保障及有薪假期,其间可获得日托幼儿津贴及居家保姆津贴。

  日本:生育费:一般正常情况也需要20万日元左右的生育费。但是如果加入了国民健康保险便可以领取15万日元的医疗补助,基本解决生育费用的问题。育婴假:职业妇女在家照顾幼儿,可领工作时40%的薪水,以保证能在家专心育儿。育儿金:及未满2周岁的幼童,每个月政府会发给父母5000日元的育儿金,直到小孩满12岁为止。

  新加坡:强制性产假有8周,产假期间员工领全薪;非强制产假则有16周,假期长短由雇主与劳方协议,员工在非强制产假期间领半薪,工资成本由政府负担。每个小孩都享有育儿津贴,以支付托儿所或幼儿园的费用。